ope體育滾球_ope體育滾球APP|ope體育什么時候上

《哪吒》票房5天過10億元,國產動畫又一次證明自己!

若是批評不自由,則贊美也毫無意義。

【Gamelook專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GameLook報道/對今年電影市場有所了解的朋友都知道,在多部受關注電影撤檔、代表好萊塢最高動畫水準的《獅子王》獨木難支后,許多人悲觀地認為今年暑期檔會是近年表現最差的一屆。

就在這種局面下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(下簡稱《哪吒》)》“人如其名”般橫空出世了。

”拯救暑期檔,在下義不容辭“

這部在今年1月份發布預告片、結果被眾多網友批判“戲說不是胡說、改編不是亂編”的動畫電影,僅僅上映5天后就取得了10億的票房成績,真可謂前后反差極大,實力恐怖如斯。

5天10億是什么概念?事實上動畫電影在內地的天花板一直不高,無論海外還是國內作品皆是如此。已上映19天、被寄予厚望的《獅子王》,目前票房不過8億;去年年末上映、背靠漫威IP的《蜘蛛俠:平行世界》最終票房為4.28億,即便是內地位列頭名的《瘋狂動物城》,票房也只有15億。

而《哪吒》上映5天票房就到了10億,整體的增長依舊處于爆發態勢,似乎絲毫沒有受到工作日的影響。考慮到這個增速與口碑的繼續發酵,堪稱有半只腳已經踏入了20億的大門。

豆瓣評分穩定在8分以上

不出意外的話,《哪吒》還將破掉內地所有動畫電影的相關記錄,譬如最多觀影人數、最高票房等等,如今的唯一問題是到底它能走多遠?

毫無疑問,本片注定要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,但究竟是什么賦予了這位丑萌哪吒如此大的魅力?

各方面到位引爆期待,國產動畫IP宇宙可期?(不含劇透,可放心食用)

在筆者看來,“情結”+“實力”這兩個詞,是本問題最重要的答案。

做一個不恰當的比喻,中國觀眾們對優秀國產動畫電影的渴望,如同國內游戲玩家對國產3A大作的渴望一般。由于與海外長期的差距,這種渴望已經演變成了一種深埋在群眾土壤中的種子。

四年前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》為什么能從無人看好到硬是讓影院增加排片,最終取得了9.56億的票房成績,成為國產動畫電影的新標桿?這其中“自來水”們的主動推薦功不可沒,而背后的動機正是這種渴望的情結。本次《哪吒》口碑的突然引爆,點映后觀眾的自發推薦、好評也至關重要。

當然,契機雖在,但也得有引爆這種契機的實力。而《哪吒》,某種程度上講是近年來國產動畫電影的集大成之作,無論是選題、劇本、美術特效還是中國元素上,都做到了一個非常完善的地步。

首先在選角上,雖然比孫悟空稍遜一籌,但哪吒也是國內家喻戶曉的神話人物、歷史悠久,從唐朝就有了雛形,歷經演變最后定型于明代《封神演義》。其設定是商朝末年陳塘關總兵李靖之子,有乾坤圈、混天綾、風火輪、火尖槍等法寶神器,外形上是個穿著肚兜的小孩兒。

而在近代,有兩部關于哪吒的影視作品廣為人知,一部是1979年的經典動畫片《哪吒鬧海》,另一部是《哪吒傳奇》。那句“是他是他就是他,少年英雄小哪吒”,80、90后可謂是耳熟能詳。總之,用今天的話講,哪吒就是個大IP。

在劇本主旨上,影片以“打破成見、逆天改命”這一精神內涵為主線,同時融入了家庭與親情、成長與友情這些普世主題,非常好地讓觀眾產生了共鳴。客觀來講,這也是《哪吒》、《大圣歸來》成績能比《白蛇:緣起》好的原因,畢竟在國內環境下,一旦動畫涉及到了愛情主題,受眾本身就會減少大半。

而美術特效方面,雖然官方還未透露《哪吒》的制作成本,但是就憑“3年制作,60多家制作團隊、1600多位制作人員參與,全片占比高達80%的1318個特效鏡頭”這幾組數據,保守估計1億元的耗資是必須的(參考《白蛇:緣起》制作費8000萬)。

震撼的電影效果

雖然與歐美還是有資金與技術差距,但是經過近幾年的摸索,國產動畫電影也逐漸找準了自己的方向,那就是用中國元素和傳統文化的深厚基礎來彌補。在《哪吒》中,哪吒的混天綾、太乙真人的仙拂、敖丙的雙手大錘和萬龍甲,這些知名法寶無不各有特色,更別說想象力快要溢出熒幕的江山社稷圖了。在中國觀眾眼里,比起“洋槍洋炮”,這些中國元素自然是更接地氣,也讓人覺得更親切。

由全體龍族身上最堅硬的鱗片組成的萬龍甲

更讓人期待地是,在《哪吒》片尾的一個彩蛋中,制作組還預告了2020年將上線動畫電影《姜子牙》的訊息,這也意味著一個類似漫威宇宙的“封神榜宇宙”或許正在開啟。當然,目前這也只是一個理想,真要實現也并不容易。

據采訪透露,《哪吒》中光是一鏡到底的“江山社稷圖中四人搶筆”的場景草圖就做了2個月,而且導演餃子心心念念的一個“滄海桑田變遷”、長達幾十秒的超級特效由于效果未能達標最終夭折。這些事實都說明中國動畫電影要成為成熟產業走向世界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正如餃子所說,“當大家不說國漫崛起的時候,它就真崛起了。”

砥礪前行,中國動畫電影未來可期

不過,雖然《哪吒》的成績已經足夠耀眼,但網絡上還是有一部分人在唱反調,“只有我一個人覺得XXXXX”、“跟原著一點也不相符”、“三觀不正”的論調也會不時出現。

這也是《哪吒》以及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》引發出的一個問題——經典該怎么改編?要討論這個問題,首先得明確一個客觀事實,那就是任何影視文學作品都有其鮮明的時代性,文藝創作者們永遠無法超脫于自己所處的時代。

具體到封神原著與哪吒,其中就有一些已經不再符合現代價值觀的理念。譬如《封神演義》很多地方都以宿命論為基本的支撐觀點:為啥商朝要亡?因為天命(“成湯氣數已盡,周室天命當興”);為啥哪吒要剔骨還肉,因為父權思想的封建觀念,“父叫子亡,子不亡是為不孝”。

而在40年前的老動畫《哪吒鬧海》中,就已經完全顛覆了《封神演義》中的傳統設定,同樣的情結有完全不同的時代精神,哪吒剔骨也是為了反抗壓迫、反抗父權。

時間到了今天,普世的觀念更是已經發展到了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自由主義階段,老百姓們需要的是自我價值的實現。因此如今若想要構建一個“封神榜”IP宇宙,對經典的改編是必須的。正如官媒所言,“事實說明,沒有什么形象是一成不變的,只要劇情合情合理、人物立體豐滿、符合時代特色、能引起共鳴,打破成見的改編也是好改編。”

在這種前提下,本次的《哪吒》正是一部符合大眾胃口、非常標準的“現代化電影”。不過令人稍微有些遺憾地是,在價值觀層面本作還是偏西方化、偏好萊塢,缺少了一點兒《流浪地球》中那種“帶著地球一起走”的中國特色內核。

不過,相信有底蘊深厚的中國神話故事做支撐,以及中國動畫電影人的不服輸的勇氣,只要市場能夠給予足夠的回報,中國動畫電影未來可期,文化弘揚指日可待。

至于那些風言風語,就隨他們吧。畢竟若是批評不自由,則贊美也毫無意義。

本文為GameLook原創文章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780045.buzz/2019/07/367208

關注微信
连双码是什么意思